Banner
重庆铜梁88岁拾荒校长走了 “提到他 街坊邻居不哭都难
- 2022-01-21-
 
  酒瓶、飲料瓶等隻要能賣錢的廢品吳定富都要撿拾。(資料圖)
  88歲的吳定富身體沒以前硬朗瞭,近段時間就進瞭幾趟醫院。提到他,銅梁區可謂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他悄悄拾荒幫助困難學生,上瞭央視、報紙,還評為中國好人。
  經重慶晚報連續報道後,阿裡巴巴聯合重慶晚報發給他一萬元正能量獎金。那時他生病正在住院,錢一到賬,就嚷著要拿去捐瞭。六一兒童節那天,他出院就把錢捐給瞭玉泉小學。沒想到,這是他最後一次捐款。
  7月7日,吳定富因腦溢血逝世。據粗略統計,他這一生省吃儉用,共捐款超百萬元。昨日,慢新聞-重慶晚報記者來到銅梁區全興社區吳定富傢裡,回顧他感人的一生。
 
這頂草帽陪伴瞭吳定富幾十年
 
一箱書籍擺得整整齊齊
  廢品回收站老板:
 
  他撿廢品一個月掙50元
 
  吳定富是石虎小學的退休校長,可他隔三差五就要去一趟附近的廢品回收站,不是背一背簍廢舊紙板,就是拎一麻袋塑料瓶子。幹什麼?賣廢品,存錢。
  “我們這個廢品回收站在這裡經營瞭10多年,吳爺爺是我們這裡的常客,一個月要來四五次,大熱天也來。他身體硬朗,經常背廢品,背幾趟來賣。隻是前段日子感覺他身體垮瞭,我勸他不要來賣廢品瞭,他還是說那句老話,這些廢品也是國傢的資源,不撿來賣瞭,就浪費瞭。”廢品回收站老板何永維說,吳定福每個月賣廢品大概能掙50元。
  “他來賣廢品,從不討價還價。剛開始看他一個老人傢來賣廢品,以為他是生活困難,後頭聽街上的人傳,說他是個老校長,把自己的退休金、賣廢品的錢,全部拿去捐瞭。我覺得不可思議,就去問他,結果他不承認。”何永維有些傷感,“吳爺爺每次來賣廢品,都把塑料瓶子裝得好好的,紙板捆得好好的……以後再也見不到他瞭。”
  72歲老鄰居說:
 
  教書時就幫助貧困學生
 
  今年72歲的徐政民,從小就認識吳定富。“我讀小學的時候,吳定富還在合川教書,那個時候就聽說,他一個月幾十塊錢的工資,都在開始幫助貧困學生。”徐政民回憶道,當年吳定富在他們眼中,真的算個怪人,自己吃不飽還捐錢,沒結婚就去收養娃兒。
  吳定富一共6個子女,其中收養瞭2個。“他經常穿件舊衣服,提個編織袋,走到哪裡就在哪裡撿破爛,一般農民都比他穿得好。他從來不坐車,說浪費車費,經常走路走到合川,一路走一路撿。”徐政民忽然哭瞭,淚流滿面:“我沒怎麼讀過書,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他的好,但我也不知道還有誰比他更好。”
  小女兒回憶他:
 
  一件中山裝穿瞭40年
 
  吳定富的房子是租的,在4樓,沒有電梯。5月份生病,醫生說他不能再爬樓梯,傢人就在對面房子的1樓門市,給他租瞭個三四平方米的單間床鋪。
  4樓房子裡,給吳定富送別的親人還未離去,電視機上放著他老伴的遺像,旁邊,是他的遺像。臥室裡,一張床,旁邊堆著棉絮和幾件舊衣服。床底,有一個木頭箱子,打開一看,全是書。旁邊是個黑袋子,裡面裝滿瞭手套。據他小女兒李興潤說,都是撿來的。
  1樓床底有兩個箱子,打開一看,是兩箱舊衣服,但幹幹凈凈。“你可能不信,他有一件中山裝外套,穿瞭40年。”李興潤說,父親留下的全部傢當,就這兩箱衣服一箱書。之前他生病住院,親戚朋友給他的錢,他收到也全部拿去捐瞭。
  李興潤說,父親是在她懷裡去世的,準確的說,是她的養父。“父親年輕時,什麼苦都吃過,正因為此,他才想盡自己的一份力幫助在苦難裡的學生。我們當子女的理解他,尊敬他,並且深愛他。”
  正說著,鄰居蔣中容走瞭進來。“老校長走瞭,很多人自發來送,提到他,我們這些街坊鄰居,不哭都難。他是中國好人,他應該長命百歲……”說完,蔣中容抹瞭把眼淚。
  侄兒吳啟友說:
 
  他做好事真的不留名
 
  “多年來,他一個月四五千元的退休金,加賣廢品掙來的錢,都一直通過紅十字會捐贈給貧困學生。而點對點捐款的學生,據說有三個。但他從不透露他們的姓名,說不想去打擾這三個學生的生活。”吳定富的侄兒吳啟友說,他是屬於做好事真不留名的那種人,這兩年,大傢像剝洋蔥一樣挖掘,他做的善事才一件一件的被發現瞭。
  “撿垃圾他摔破瞭膝蓋不說,身體不舒服不說,為瞭撿垃圾越走越遠,走迷路瞭也不說。他不說,他啥子都不說,但他的事,真的值得我們說。”吳啟友表示,吳定富這輩子沒去過遠方,前些日子,有人邀請他去北京,結果他不願意去。他曾是老師,是校長,就用一句話形容他吧:“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幹。”
2022年01月02日 11时29分24秒
 

咨询热线
0571-56325936